新闻详情

善战者,无智名,无勇功

发表时间:2017-08-16 18:00

(本文为吕晗先生2016年10月接受CCTV证券资讯频道专访的部分内容整理而来。)  

善战者,胜于易胜者,故善战者之胜,无智名,无勇功。  -《孙子兵法》

历史中有这样一些人物,在他活着的时候虽然自己做的也不错,但身边总有更耀眼更传奇的星,在他离去之后除了自家祠堂和史书边角,几乎没什么事迹流传下来。而那些耀眼的星,江湖上一直流传着他的传奇故事,我们却常常感叹天妒英才,英年早逝,冯唐易老,李广难封。如果仔细去翻阅史料,尝试从换些角度来理解,这些耀眼的将星的战绩真实性如何?为什么李广难封?

汉代历史上,程不识就是这样默默的人,李广就是一颗耀眼的星。

史书这样记载:武帝即位,左右言广名将也,由是入为未央卫尉,而程不识时为长乐卫尉。程不识故与广俱以边太守将屯。及出击胡,而广行无部曲行陈,就善水草顿舍,人人自便,不击斗自卫,莫府省文书,然亦远斥候,未尝遇害。程不识正部曲行伍营陈,击斗,吏治军簿至明,军不得自便。不识曰:“李将军极简易,然虏卒犯之,无以禁,而其士亦佚,乐为之死。我军虽烦扰,虏亦不得犯我。”是时汉边郡李广、程不识为名将,然匈奴畏广,士卒多乐从,而苦程不识。不识孝景时以数直谏为太中大夫,为人廉,谨於文法。

意译成大白话:程不识和李广都是守边大将。李广出征,不编队,驻扎之后人人自便,打败了敌人就地躺着休息,大口吃肉大口喝酒,大家都喜欢跟着李广打仗,痛快随意。

程不识没天赋,他的作战经历很乏味,以至于现在几乎无人知道。和李广相比,他作战特点看似平淡无奇,按部就班。部队出征时,总是处在人不解甲、马不卸鞍的戒备状态。他的军队以步兵为主,行军很慢,但很坚实,平日训练严格,职责明确,层级指挥系统清晰。但凡率军作战,必定前有斥候,左右掩护,队队互相呼应,安营扎寨有章有法。行动起来,全军一起行动;扎下营来,敌人冲不动。士兵跟他干都很苦很累,但是没有失败和性命之忧,反而能够不断累积胜利,程不识也由此在汉代被称为“不败将军”。

李广的行军布阵作风自由,不拘一格,所率骑兵非常精良,以机动性代替当时中国传统的步兵行军布阵,所以李广的部队常能以少胜多,出其不意,反败为胜。李广时常带领少量精锐突击队突袭匈奴,时胜时败。如果仔细翻阅史实就会发现,汉代实行军功封赏制,李广的军功不足,杀敌数量不足以升迁,而且还有几次大败,一次全军覆没被擒,还曾被判死刑,最后拿钱赎罪。这就是“李广难封“的原因。用投资行话讲,就是李广没有专注于考核KPI,投资太关注自己爽,盈利不稳定,大起大落,复利效果差。

他们两个诠释了孙子兵法的名句:“善战者,无智名,无勇功”。就是你训练有素,方法得当,胜利就是自然而然地事情,不需要火中取栗、刀口舔血、夙夜难寐。要是训练无素,那就只能靠天赋啦。但天赋会因为年龄变大、精力下降,发挥出来的成果逐渐衰减。

我也曾依靠天赋和体力尝试过一些耀眼的战法,在期货市场博得半年8倍收益,但巨大的波动却让自己杀敌一千自损八百,在失去了半只耳朵的听力之后,开始明白这种耀眼的战法我有能力挣钱没命花钱。在投资期货的那段时间里,终日和价格博弈,如同进村的日本鬼子,随时担心屁股后被八路放冷枪,形势稍有不对就得转身跑路。钱挣得快但心里紧绷的像快断的弓弦。

日子没法持续这样过,不得不反复思考,到底有没有一种投资方法,不用很焦躁,很惊险的就能取得稳定收益呢?

程不识和李广的故事,其实已经给出了答案。

(1)投资者要想不依赖天赋稳定获利,就要避开天赋异禀投资者擅长的领域。和高频交易比拼速度,和量化比拼行为模式以及看图,如同拿着大刀长矛和机枪PK。

(2)不挑战高难度的动作,摈弃在投资上的过度自信和英雄主义。如巴菲特讲的,在水桶里射鱼,跨越0.5米的栏杆,志在必得。向别人津津乐道的讲述自己的冒险生涯,实际上是投资环节种种风险无法控制的展现,追求这种机会更是偏离了投资的本质。投资往小处说安安稳稳的赚钱,不是来玩跳楼机玩心跳。稳定+获利,而不是在一些高难度机会上不断挑战自我(自虐)。

(3)改造自己的信息流。内幕消息、小道消息固然让人兴奋地脸红心跳,即使不考虑法律因素,这些消息的真实性、稳定性、及时性也长期难以维持。但是财务报表和公告数据更让人信服,基于财务报表和公告数据的投资成功可以复制。投资者要明白投资是去认识客观世界和其他投资者,认识越符合实际,投资胜率就越高,判断应基于事实和逻辑,而不只是自身的猜测和恐惧。

(4)改造自己的投资决策模式,把基础研究和估值工作做好,不做冲动型决策,克制对那些看起来潜力很大,但自己研究深度不够的公司进行投资。

(5)明白长期稳定收益的来源。哪里的钱可以稳定的赚,哪里的钱天然不稳定。

稳定的钱在哪里?美国100多年证券市场的历史数据显示,剔除通胀,标普年复合回报率为5.9%左右,其中企业盈利增长贡献了2%,分红贡献3%,估值提贡献了0.9%。其中增长和分红部分长期稳定,但估值提升不可持续,除非投资入场时企业的估值特别低,终点时才能拿到估值提升的收益。但从长期看估值提升贡献率的数学期望为0。

历史实践也证明了从分红和增长中挣钱这种方法的长期有效性。美国100多年来的投资大师除了索罗斯、罗杰斯之外,都是出自价值投资派,价值投资派之外的投资者都是在从事数学期望职位为零的游戏,长期来看这些群体难以获得稳定的正收益。从这个角度讲,投资也要遵从数学原理。中国市场的统计数据也支持这个结论,好公司的成长和分红是股价上涨的最主要贡献,只不过中国市场对坏公司的惩罚严重不足,坏公司的盈利虽然逊色很多,但股价涨幅和好公司差别不大。

  估值提升还存在的问题是,股价的波动受心理因素影响很大,心理因素、技术分析与股价上涨之间的因果关系并不可靠。比如最近看起来中印要打仗,大家买了一堆军工股,结果今天上午新闻报道双方互投石块,投机者心里就咯噔一下,下午传出来双方互换糖果,股价就扛不住了。那么,如果明天传出来糖果有毒,是不是就拉涨停呢?这种投资如同风中的树叶,风吹那算哪儿。



作者信息:

吕晗,引擎资本CEO、管理合伙人、基金经理,拥有超过10年的证券投资相关工作经验,曾就职于大型保险公司资产管理部,任投资经理、研究部主管等职务,有长期的股票投资、债券投资经历。

**免责声明***:本网站所载资料与意见仅供资讯分享和投资理念交流之用,不构成任何投资交易建议。我们不保证内容的准确性,完整性或正确性。任何人因使用本网站内容而产生任何直接或间接损失,均与我们无关。

**转载声明**:转载请标明出处及作者信息